木由

咸鱼本体→柚

es专区→@柚歌

七夕怎么过


出门
买面豆
下雨
没伞
一脸冷漠

超市标语
情侣优惠
奥利奥,瓜子仁,洋葱圈
我爹,我妈还有我
的七夕礼物

还在下雨
于是我
去蜜雪冰城
买抹茶冰淇淋
雨天的冰淇淋
没有那么软趴趴

昨天我爹
扔给我70元的蛋糕券
艾吉米
所以我用地图找店
最近的
离我111米

我怀疑导航在逗我
那段距离
分明要有1111米

路上
有对可爱的老夫妻
让我帮忙拍照
几十年的长情
路边
买花的姑娘小伙
络绎不绝
有位剩了一只便收摊
大概是为了某个人
一路上走

被塞了一嘴狗粮
无可奈何
撸了一路上所有见到的可爱的狗

是真的狗
其中有只
被小学生主人
带上了红领巾

进门看见
XX蛋糕
情侣第二个半价
这年头
蛋糕店都在模仿麦当劳

想买红枣杯装蛋糕
没了
想买葡萄吐司
没了
想买摩卡酥...

我喜欢你的认真温柔
我喜欢你的放荡洒脱
我喜欢你的清澈声线
我喜欢你的干净味道
如果你能喜欢我
我就会彻底爱上你
坠入深渊,万劫不复

前两天出门见外面摆摊卖彩虹瓶,小只十块
想起家里还有东西于是动手试试
成本实际上算算可能最多五块?
哇暴利
……
变丑了没以前好看了色彩块大小弄不均等颜色不够靓丽我怀疑海洋球放时间长了会褪色
눈_눈

日子很平静,平静得有些山雨欲来的势头。     

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这绝不是背叛。年年岁岁的更替会带来很多,当然也会带走很多。朋友当然也是这样。某个时间段里大家兴趣相投了,在一起愉快地走过了一段路,留下了美好的回忆,然后他的使命到此为止,大家在十字路口说了再见,也不失为美好。我不是太阳,也没有必要谁一定要绕着我昼夜不停地旋转。

但是当我看见当初5个人的小团体分裂的时候难免会不甘。再当我看到,一个人离开,我也游离在外,剩下的人们聚在了一起,再有一个他们都熟识却对我是未知的人。他们谈笑风生,他们嬉笑怒骂,却和我无关。

是这样的,大概就是,我不够优秀,和他们的话题不够多,然后被淘汰了。然后我就只能看看然后发牢骚。

明明和其中一个朋友深交十...

他们说,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凶狠恶毒,声嘶力竭地说。
我跟他们讲,这话我从小听到大,然而我从来没后悔过。

那日的花和你

00

又是那个歌声。

极度熟悉的声音和曲调,我却想不起来名字。

醒来后却记不得那声音。

“信息不足,搜索失败。”


01

我相信世界上的人有千千万万。

我相信存在无形之中的线把人们相连接,一个不剩,编织成一张紧密的大网紧紧笼罩着天空下这片土地。

但是哪怕是万分之一的概率,总会有漏网之鱼,比如我。

我怕是这大千世界里唯一的一座孤岛。


于正常人而言,最亲密的是双亲。而双亲于我而言,不过是一句机械反复的叮嘱,其实称不上叮嘱,毕竟叮嘱也应是含有感情的。他们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无神的眼睛。我常常想,或许每年与我对话的人都是不一样的,但是那无所谓...

一个文手的freestyle

如果
世界上没有手机
我的信箱
也不一定是满的
我的脑洞
却一定如黑洞一样
无限扩张
自给自足地产粮
也不会饿死
到那时
世界和平 人人幸福
-----------------

他们说,一个文手的freestyle就是写诗

感觉自己怕是有毛病了干什么事都静不下心。微积分也好小说也好BBC也好。一无是处。

在某一个瞬间心情可能会突然变糟。

感觉有时候自己会很难控制自己,散漫又任性。可以因为明媚的夏日开心不已,也可以因为突然间的不确定言论而糟心。说的不是我,我也不太懂那指的是什么,总之就是不开心了。
并不难以调整,听两首舒缓轻快的歌曲,看两集银魂,睡一觉之后什么都过去了。
可是总感觉这样不太妙。
棱角不能太分明。

她和A的关系好,我和B.C的关系好,然后A和我们关系也不差,A和C的关系特好。
那你和她呢。
我和她曾经好。

无论如何我都想要试试看

诸神的黄昏没有这么平静

想象所及都是残阳如血

不要乱立flag,不要作死乱说话。
撤回和删除都是好东西。
前提是你的手速足够。

特别喜欢夏天的灿烂明亮
天气超好,如果不看温度
快要融化了_(:з」∠)_

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不久前和同桌写的一张一条,她说她喜欢和这个字,没有道理。我说我喜欢初这个字,也无缘由。我提议到说不定你可以用初和来当圈名,多好。她笑了笑后还是用着她的和。
我在今早脑子清醒的一刹想到这事。

我想我喜欢初的缘由其实也还是有的。
无外乎,我是个容易半途而废的人。好像很多事情在后来变得面目全非,比如我拖沓至今的冲神,最后一篇文被我荒废后选择了换lof。又比如我无数次幻想自己高考后要完成许多许多事,最后时至今日进度不过完成了3%,我最后难免躺在床上咸鱼。这种事想想其实是很混蛋的。

缺什么就会喜欢什么。我爹有次闲聊中跟我说。
不是没有道理。

回到最初的预想,大概很简单。比如现在就拿起刻刀...